《陈情令》蓝忘机问灵十三载:为卿一人,宁负天下

《陈情令》的大火,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至情至性的蓝二公子,为了自己所要守护之人,不惜拔剑对峙仙门百家,更是重伤蓝氏长辈三十三人!

“为卿一人,宁负天下。”这是蓝湛对自己的承诺,他也做到了,只是这代价着实有点惨烈。戒鞭三十三条,被关寒潭洞三年,更是没有一丝魏无羡的消息,就连兄长都不曾与他说起魏婴的情况。三年后,含光君前往夷陵,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从那日起,名门公子,百家楷模,为了一个人人喊打的魔头,夜夜问灵,只希望魏婴的魂魄能够归来,旁人皆劝他不要如此执拗,就连叔父看到他都叹气,他终归是让所有人失望了。

而这一切,都是魏无羡不曾知道的。

16年前的含光君避世不出,16年间的含光君逢乱必出,因为只要有暴乱,就有可能出现魏无羡,哪怕是有一丝可能,他都要试试。所以当江澄逼问他:“含光君这几年下山倒是勤快,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在找谁!”

是啊,他心里清楚,他一直很清楚,因为他痛得太久了。

当初看到夷陵满地苍夷,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他买了魏婴最爱喝的天子笑,喝得烂醉如泥,跑到了仓库里大闹一通,找出了温氏的烙印,生生地在自己的胸口烙上和魏婴一模一样的痕迹。

他更是跑到莲花坞,去偷吃了莲子,只因为魏婴曾说过:“蓝湛,以后你来云梦,我带你去偷莲子,云梦可比你们这里好多了!”而自己当时却拒绝了。其实他想去的,他很想跟着魏婴去的。

他说过很多胡话:

“蓝湛,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啊!”

“蓝湛,你抹额歪了!”

“蓝湛,我今天就要走了,别想我啊!”

时常想起这些浑话,罢了,都过去了,他已经不在了。

姑苏依旧如往昔那般清净,却有一孩童景仪那般吵闹,本想罚他,兄长则在一旁幽幽的说道:“忘机,你看他像不像年轻时候的魏公子?”

就这么一句话,从此景仪再如何闹,都未曾对他严厉。只要他像你一分,我便不舍得罚他。

16年弹指而过,那曲“忘羡”终究让我们相逢,只是魏无羡容易忘事,他忘了在屠戮玄武洞中,自己为他亲自唱的曲。只是那又如何,他终究回来了。

这一次,不管是谁,仙门世家也好,佛陀地狱也罢,谁都不能伤害他。当时金陵台上的他太过于无助,此生都不想再见到他那般疯癫了。自己会跟在他身边保护他。

所以当他说出那句:“蓝湛,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害怕。”的时候,是充盈的疼痛感,原来,当年你也曾害怕过。只是你一直不曾对我说起过。

从此以后,你不再会害怕,因为我会在你身边。

谢谢你回来,成全我16年的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