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魏无羡对聂怀桑耳语“不可结交奸邪”,原来早就暴露了

《陈情令》里会下棋的人很多,下得好的也不少:薛洋蒙骗了晓星尘,苏涉算计了金子勋,金光瑶嫁祸了魏无羡……但如果说,真正下满一盘棋又全身而退的或许就只有聂导了。

01

聂怀桑高级的傻你从来都不懂

聂怀桑究竟弱不弱?聂怀桑这个角色,一开始大家都没有在意过,一个哥哥说东绝对不敢往西,看起来弱不禁风,修为平平的公子哥吗?很多人说聂怀桑聪明的蜕变是16年后才开始的,但可能你从来没注意过聂导从来都是那种“我不做,不是不能,而是不想”的人。

其实早在16年前遇莳花女之时,魏无羡就发现了聂怀桑并非草包。“我说聂兄啊,蓝老先生布置的作业,一个字都背不下来,这种风流趣事,你倒是信手拈来啊。”此时的魏无羡可能仅仅是一句调侃,但想想看聂怀桑的确是一个很早熟,年纪轻轻就深谙男女之事、读诗赏画颇有鉴赏力。

他不喜欢练武,就真的是因为不喜欢;他背不下书本课业,也是觉得没意思;他看起来是一个一只顺着哥哥,怕哥哥怕得不得了的懦弱弟弟,可这何尝不是一种以退为进呢?聂明玦的性格,那种霸道到眼里揉不得沙子,必须掌控一切的个性,聂怀桑何尝又不是一种最明智最温和的选择?

02

聂怀桑的大戏步步缜密

金光瑶曾说:“欲成大事,总要有些牺牲的。”而聂怀桑却可以用另一句话来形容“欲成大事,必须细致缜密。”

聂导是如何“一问三不知”却一步步布局,包括抛刀灵,寻找证人,伪装自己事事询问金光瑶和蓝曦臣,却一点点叫所有人都扯进来,可谓是每一步都有自己的布局谋划,可能错一步就全军覆没。

想想看当初魏无羡复活之时,他连舆论煽动都做得缜密无比。现在回忆起说书人说“谁知道夷陵老祖魏无羡,不会在今天重回于世呢?”那时帘子背后抚扇而笑的聂导,真的是一股凉风吹过。

03

聂怀桑的棋局不过是剑走偏锋

聂怀桑是否真的胸有成竹?看剧的时候我就在想,聂导真的是下了好大一盘棋,虽然看起来每一步都走得顺顺利利,但其中却也是下了极大的赌注。

献舍莫玄羽,复活的魏无羡能找到真相为兄长报仇的概率能有多大?我曾经想,他既然能说服莫玄羽献舍魏无羡,又何尝没有能力说服他献舍聂明玦呢?他为何不让兄长归来,自己报金光瑶的仇呢,这不是比一步步引导云里雾里的魏无羡发掘真相更容易吗?

但换一种角度想想,聂怀桑似乎从来没对不起谁,没对不起莫玄羽,也没对不起魏无羡,也终是为兄长报了仇。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但聂怀桑的自私很善良,它的整盘棋用自己的方法救了3个人。

他说服莫玄羽献舍,承诺给他报仇的仇都报了。可如果换成聂明玦,真的会了结莫玄羽生前遭受的所有不公吗?聂怀桑对于莫玄羽,其实从来都不是欺骗,更像是一种同情,失去兄长时他遭受过那种无力感,他希望莫玄羽能在痛苦无力的泥潭中解脱。

他复活魏无羡,真的仅仅是看中他的能力吗?真的只有他才能了结这一切吗?难道这世上真的只有复活一个死去的人才能报仇这一条路吗?也许不仅仅如此吧,看透一切的聂怀桑或许早就发觉了夷陵老祖周遭发生的一切其实另有隐情。聂怀桑结识魏无羡后一起摸鱼玩耍打闹,互称“聂兄”“魏兄”,像他如此通透的人,自然知道魏无羡的品性。他又何尝不是希望再给魏无羡一次机会呢?

聂怀桑这盘棋,救的第三个人是蓝忘机。虽然这并不是他布此局的目的,聂怀桑自然没有那般“体贴”但也算是有心插花,却也顺手让柳成荫。蓝忘机问灵十三载,也总算因为聂导的一出大戏,把自己心爱的羡羡找回来了。

04

聂怀桑的亦正亦邪不过是无愧而已

当一切的真相浮出水面,当魏无羡问聂怀桑想不想当仙督时,聂导的回答可谓是很聂怀桑了。“这山川风物四时美景,真是无论看多久,都不会觉得厌。”或许这就是最简单最自在的那个聂怀桑吧,那个会在课堂上逗鸟,会去摸鱼,会去逃课,喜欢字画,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却怡然自得的温和公子吧。

魏无羡那句“不可结交奸邪”或许就是想提醒这位心思细腻,颇懂时局,让人看不透的聂导,不要在权力之中丧失本心。但羡羡最终并没有追问,因为他懂了,亦正亦邪的聂怀桑不过是是被这个无奈的世界逼到如此吧,他从来没想过什么奸邪,如果可以,他又怎会不想做那个一直有哥哥庇护的风流潇洒的公子。

望着聂导远去的背影,那句“我呢,是个识趣的人,该我做的我不会假手他人,可如果不该我做的,我也做不来。”或许就是他最好的自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