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魏婴,你可知修鬼道损身更损心性。细数蓝湛的隐藏含义

那一身玄衣的魏婴死了,死在了乱葬岗,活下来的是夷陵老祖魏无羡。他死的那日,所有人都在欢呼,万家灯火通明,犹如过节,但谁知他有多冷,他有多痛。遥想当年的翩翩少年,世家公子榜排名第四的人儿,却弃剑道改修他途,这是多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让人觉得多么悲切!蓝湛也不例外,下面就跟着筱钰的脚步来看看蓝湛为劝说魏婴都说过那些话吧。

魏婴,你可知修鬼道损身更损心性

蓝湛刚刚发现魏婴的不对劲时就说的这句话,这句话本是蓝湛关心魏婴的表现,情急之下说出的话语,许是含光君说话一如往昔的冷冰冰,生硬的话语让人不得不多想,到了魏婴的耳朵里,意思就不一样了。蓝湛,你也是来劝说我的,你也不信我,蓝湛,你还是我的知己吗!

不止一次,忘机对羡羡说出这句话。羡羡原本就不喜欢听,偏偏我们不近人情,不懂人情世故的含光君还说了那么多次。那时的羡羡已经不能回头了啊,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毫无保留相信他的人,一个可以给予他温暖和帮助的人,而不是冷冰冰的话语以及无谓地劝说。

魏无羡!

那天晚上,你与魏婴吵架了,这是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叫他魏无羡,想必是气急了吧。魏无羡!蓝忘机!羡羡也是着急了,因为你一直在否定他,因为你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因为你不知道他已经没有金丹了,因为你不知道他在乱葬岗到底是如何的撕心裂肺。

还是在温氏余孽在的时候,还是在温晁在的时候,从那以后你们二人便是殊途,从此互不干扰。可在含光君的眼中,邪魔外道终究不是征途,你着急也是因为不想和他渐行渐远,你害怕他回和其他修鬼道的人一样,最后被反噬,连灵魂都不剩。

跟我回姑苏

我会护着你。含光君还是老样子,话少,而这样的结果便是,魏婴误解了你的意思。他会觉得你拉着他是去问罪,因为他是邪魔外道,你是泽世明珠,你们蓝家肯定是痛恨鬼道之人。你说要带他回去,肯定是将他抓起来,可定会给他惩罚,尤甚当年,可定是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可他不知道的是,蓝湛你啊,只是想将他带离这人事纷争的战场,将他带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因为他不想放弃鬼道,所以你便不逼他,将他带回蓝家,给他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一个远离战火没有人心作祟的净土,给他一个家。

此去并非问罪

我又怎舍得问你的罪。是啊,你视他为毕生知己,又怎会忍心苛责他。只不过怕他误解后的一句话,只不过苍白又无力,含光君啊,你还是败在了自己的嘴上了,你恨自己,为什么不善言辞,为什么那时不能把话说清楚,说清楚了,结果或许会不一样吧。

管他熙熙攘攘阳关道,我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那时的你听到这句话或许只有昔日少年不复存在的感慨,但十六年后的你再次回味这句话,你终于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他说这句话是内心有痛痛苦,他有多无助。

魏婴,跟我回姑苏。回姑苏?呵,是了,你们姑苏蓝氏最讨厌我这种邪魔外道。此去并非问罪。那是什么?要我修身养性?还是要废我全部修为?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们姑苏蓝氏是谁!

魏婴,你可知,我会将你好好藏起,定不伤你。魏婴,跟我回去,天子笑我会给你买,亥时不休息我可以陪你玩,放风筝,抓鱼,你想干什么都可以,我都不会用家规约束你,我不会再责罚你了,跟我回姑苏吧。可惜,那个少年不愿,因为他已经无法回头了,那个恣意少年郎究竟不在了。

是啊,你是皎皎君子的含光君,而他却是臭名昭著的夷陵老祖,再如何算,你们二人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世人眼中,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生来不合,是天生的死对头,可谁又能知道事情究竟是怎样?哪怕是事中人,也不法说清道明吧。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